首页 > 数字报 > 龙8官网日报 > 正文

我记忆中的半塔保卫战

○ 张明秀

【引言】本文讲述者张明秀,为罗炳辉将军夫人,这篇回忆文章是由张明秀口述,罗新安记录、整理,再经张明秀修改后的文章,原标题为《半塔保卫战》。

(一)

1939年的春天,大概四五月份,叶挺同志,还有赖传珠、罗炳辉等以及我们几个女同志一起过长江。经过庐江、无为到了定远藕塘,就是四支队所在地。我们在藕塘组建了五支队。

七八月份,五支队过津浦铁路到了路东。到了路东就打了胜仗,把国民党的部队打跑了。这样一来在路东就有了我们的一块地盘。我们是作为驻军。我们几个女同志统统到政治部分配工作。政治部有一个民运科,余纪一同志是科长,余纪一同志把我分配到来安县屯仓乡任工作组副组长,不到1个月,把我调到盱眙县半塔乡任工作组组长兼党总支书记。

半塔乡工作组共有20多人,除了我之外都是学生,有一部分是广西的学生军。工作组成员还有金戈,方易等同志。我们长期在部队工作,没有做过地方工作。我们就先了解群众对新四军、共产党的看法。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共产党,有的人知道有个共产党、八路军、新四军,但是是干什么的就不知道了。

当时的乡政府是国民党的,半塔乡乡长项国平是一个恶霸地主,还养有一支四、五十人的武装。项国平平时经常欺压老百姓和其他的地主,商人,在半塔乡民愤极大。项国平还通日本人,通汉奸,对我们很不友好,所以工作难度很大。

我们刚到半塔工作不久,当地群众就告诉我们,在北面的光山上有青帮组织,还设有灵堂。过去,他们做过一些坏事,现在是否抗日不清楚。由于刚到半塔,工作忙,所以没有主动与他们联系。

有一天,他们来了一个人找我说,他们头头派他来找张明秀,他们也愿意抗日,请你上山去看看,谈谈。谈得好,他们可以在共产党、新四军的领导下抗日;谈不好就算了。最后约定后天去,并可带几个人一起去。

那个人走后,我们几个同志认为到那里去太危险,不能去。我认为既然人家来请,又表示了抗日的意愿,就是冒险也要去。第三天,我带了三个同志一行四人如约到了山上,他们的头头与我们谈的不错,表示愿意与我们共同抗日,中午还请我们吃了饭。后来他们再也没来联系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决定把主要力量放在农村,20多人大部分下去,首先把各阶层的人士组织起来。组织农民成立农抗会,半塔镇只留两个人(一男,一女)组织商人,青年和妇女成立商抗会、青抗会和妇抗会。半塔镇共有13个堡,其他20多人都到各个堡里去工作。到农村工作的同志很辛苦,白天,男人往往下地干活,只有老人和小孩。只好晚上再去。

其次,大搞宣传、教育活动。半塔镇3天赶一次集,赶集的那天很多农民都去赶集,在农村难找到什么人。我们就把这一天作为宣传活动的日子。每到赶集的一天,我们三、五一群,带一个长板凳,或向老百姓借一个板凳。专找人多的地方,站在凳子上唱歌。一唱歌,很多赶集的人都围过来听我们唱歌,唱完歌就开始讲话了。先自我介绍,我们是新四军,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,我们的军队是干什么的,我们到这里来的目的是组织群众起来抗日,打倒日本帝国主义,在每个堡里建立农抗会、妇抗会等群众组织。

刚开始,项国平没有在意我们的工作。后来发现我们的宣传工作很有作用,项国平就经常派人来监视我们的活动。

有一次,正逢苏联十月革命节,我们事先做了充分准备。那一次我们全体出动,有的维持秩序,有的宣讲。我们告诉群众苏联的情况,列宁怎么伟大,苏联人民怎么幸福。我们要跟苏联一样,也要建立社会主义国家,将来也要过这样天堂似的幸福生活。这一次,听的人很多,我们宣讲的那条街人山人海,那条街路都不能走了。这次活动搞得很成功。

有时候,我们还演点短剧,如“放下你的鞭子”等。

我们的宣传活动影响很大。有一次,在集上,碰到一位熟识的农民,我问他,“你今天来买什么。”他说,“我不买什么,我来听听新四军讲道,你们讲道讲得真好,我们只要没事,逢集我们都要来听。”

这样一来,项国平乡长认为我们是赤化宣传,准备搞我们。由于我们在乡公所的50多位乡丁里发展了一位地下党员,有什么情况我们都知道。

张明秀

(二)

那一年正赶上荒年,生活很苦。我们的部队也没有粮食,部队用黄豆煮饭吃,邓子恢同志告诉我们,找大地主借粮食,给部队吃。

我们就去找大地主,共找了三家,项国平都不算大地主。我们就去找他们,说明部队粮食有困难,要向他们借。借粮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开始不肯借,慢慢地同意借了,借的数量都很大。借粮食是以民运工作组的名义去借,所以都要有我的签字,因为我是组长。我记得写的内容是:我们现借某某人多少粮食,等到抗战胜利以后如数归还。

这样一来,项国平等对我们意见更大了。

十三堡的群众很快就组织起来了。各堡的农抗会,自卫队都组织起来了。我们还训练了自卫队。接着,我们就要成立乡农抗会。这时已经发展了100多个党员,我们就从这些党员中挑选乡农抗会的干部。

乡农抗会成立大会要召开了,我就派人去通知项国平来参加大会。项国平找到我说,“我今天有事不能去了。”我说,“不管你有什么事,今天这个大会你一定要参加。”他就硬着头皮大应了。我们把他请到主席台就坐。当他看到组织起来的农民时,头上也禁不住冒出了汗珠。

下面各堡的自卫队,农抗会的会员都来参加了大会,十三个自卫队整整齐齐地排在那里。农抗大会开得很成功。

第二天,项国平碰到我,项国平对我说,“张明秀啊,你们刚来时,我们以为你们是黄毛丫头,没有什么了不起,对你们不在意。昨天那个大会使我大吃一惊,你们的本事真大,把一盘散沙的农民这么快就动员起来,组织起来,还成立了自卫队,这个可了不起。以后可不能小看你们了。”

当时正逢荒年,许多老百姓缺少粮食,可是项国平等奸商却在晚上偷偷运给日、伪军。乡农抗会成立以后决定首先把这个路断掉,于是组织各堡自卫队在各要道,路口晚上站岗,放哨,阻挡奸商把粮食资敌。对一般送粮者,劝说回去就行了。如果不听劝阻,一意孤行的话,我们就全部没收。没收的粮食由农抗会分给没有粮食吃的贫民或市民。实行这个办法,我们也向项国平说了,他也表示同意,支持。

有一天晚上,有一个农抗会的干部跑得满身大汗,急急忙忙来到了我们工作组说,不得了了,我们查获了项国平的三车送往敌战区的粮食(每车二大麻袋),我们劝说无效,准备没收。这一来触犯了项国平,项国平恼羞成怒,在那里骂佃户,要打佃户。一听到这个消息,我们几个人赶快跑步赶去。我们赶到时,项国平正气急败坏地漫骂那个佃户。项国平看到我们来了,缓和一点。周围的老百姓也来了很多人。项国平带了几个乡丁,我也带了好几个工作队队员。项国平见了这个情况后说,“你们是我的佃户,敢不听我的意见,反而去听新四军工作组的意见,太不像话了,我们走着瞧吧!”说完以后,带着几个乡丁走了。经过研究,决定把粮食全部没收。

从此,项国平怀恨在心,与我们势不两立。他开始布置暗杀我们工作组的全体成员。

当我们从内线得知这一情况后,我就把这一情况向五支队政治部汇报。政治部马上派了一个班的武装参加我们工作组的工作。我们也提高了警惕,干部每晚“坐岗”,二人一班,不点灯,坐在那里听外面的动静。

过了一段时间,我们部队也掌握了项国平的反动罪行。罗炳辉同志,陶勇同志等都到半塔,准备处置项国平,为民除害。把项国平抓起来,乡丁的枪没收,成员解散回家。

被抓后的项国平自知不妙,三番五次托人找我,要求见我。我们商量后,决定见一面。我一进房子,项国平马上跪下磕头,嚎啕大哭说,“我的罪恶很大,过去不听你们的话,我是罪有应得,但是,我希望新四军留我一条命,我以后坚决改,再也不干坏事了。”我说,“你今天认识了,哭了,如果早点认识可能还有救,但是现在晚了!你还有什么话吗?”项国平摇摇头。我就离开了。

过了两天(春节前),在镇旁的半山腰上枪毙了项国平,并宣布三天不许收尸。前去观看的老百姓人山人海,群众的热情空前高涨。

这样一来,当地的乡政府没有了,我们的政府也没有建立。我们就研究决定,乡公所的所有工作由农抗会代理执行。但是,没有政府有的问题不好解决,自己搞个政府又怕影响统一战线,所以也不敢。

有一天,农抗会的负责人找到我说,自枪毙了项国平后,商人就到农抗会来交税款。这个交上来钱怎么办呢,这种赃钱我们不要。怎么办呢,我突然想起能否通过邮政寄给国民党县政府呢。我就问现在邮政还通吧,他们说通的。我就说,你们写个条子给盱眙县国民党政府,把这钱寄给他们,叫他们把收条也给我们寄来。就这样解决了这个问题。我们在思想上就希望有个政府。

由于枪毙了项国平,群情振奋。农抗会,妇抗会等各阶层人士不断送来鸡、鸭、猪、油等慰劳我们工作组,推也推不掉。我们就打电话请示政治部。政治部回电,邓子恢同志的意见是,不管什么人送的,不管送多少,你们照收不误,全部收下来,收下来之后送到医院里去。我们医院里的伤病员伙食不好,营养不良很困难。我们就把春节前老百姓送来的满满一房间的东西转送到医院。

我们用了点礼品办了四,五桌简单的菜,把送东西的人请来吃饭。吃饭时我说:第一,新四军把项国平枪毙了,为民除害是一件大好事,我们应该高兴,我们大家在这里吃个饭也算庆祝胜利吧;第二,你们送我们这么多东西,我们表示感谢。

第二天,就把礼品全部送到医院里去了。

罗炳辉、张明秀到新四军时,叶挺军长为两人所拍合影

张明秀在半塔期间获得表彰

(三)

1940年春,罗炳辉同志奉令率五支队主力到路西支援四支队对广西猴子作战。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趁路东新四军空虚之机,组织了一万多军队进驻到半塔北面的三个堡。那三个堡的党员不知如何开展工作,我就跟几个工作队员晚上到到这三个堡去了解情况。然后提了几条意见,不要动他们,同时注意他们的活动,有什么情况随时报告。

几天后,韩德勤开始行动了。他用重兵把半塔镇三面包围,只有南面留一条路通五支队司令部苏郢。五支队参谋长周骏鸣同志和少数部队在那里。半塔镇只有工作组、农抗会和几个党员同志在那里,力量单薄。我就找到周俊鸣参谋长商量对策,他说,五支队教导队在半塔,他们力量强,找他们联系。

我们一方面去找驻在半塔的五支队教导队的同志商量,他们有一个连,这个连都是部队里的老班长、老副班长,在这里学习以后回去准备提拔当排长,力量很强。另一方面,我们在半塔及十三个堡动员,组织一个保卫半塔的自愿军。我们对自愿军的要求是自带干粮,自带武器。共有100多名群众报名。这里有不少猎户,带着猎枪参加自愿军,也有给地主家看门的家丁,带着地主的枪来参加。。经过挑选,再加上我们几个党员共有110人组成自愿军。这支队伍的武器五花八门,有枪,猎枪,梭镖,大刀,还有人抬来了一尊土炮。这尊土炮炮筒较粗,里面放上炸药,砸碎的铁锅等东西打出去威力不小。我们试了三、四次,响声太大,怕伤到自己,就不敢用了。

我们把自愿军编为三个排,工作组的同志分到每个排担任组织领导。武器好表现好的同志放在东面主战场,其他的布置在南面侧翼。

我们与教导队分工,西北面由教导队保卫,东南由我们工作组保卫。同时还进行了坚壁清野的工作,把年老体弱和小孩、病人,以及粮食、重要物资等疏散到安全的地方。万一敌人攻入围子,我们就向五支队司令部苏郢方向撤退。

半塔镇四周有很厚的土墙(土围子),土墙的外面是壕沟,深有一米左右,我们的阵地外是农田,地势较低,地形对我们防守较有利。

韩德勤的部队主要是从正面向我们进攻。开始两天我们几个人还在房子里面办公,敌人的小钢炮有时把房子炸个洞,有时炸得房子不断震动。不久,房子的土墙已被炸掉1/3,房顶也被炸了好几个洞,我们干脆统统到土墙外的战壕里。

敌人每天要进攻好几次,每次进攻都要吹冲锋号。冲锋号一响,敌人就发起冲锋,敌人攻上来了,我们就打一排枪,敌人就退下去了。为了防止敌人在晚上进攻,我们晚上就睡在壕沟里,一有动静就可以采取行动。

自愿军的战士们多次反映,看到把敌人打倒,有的还被拖着双脚拉回去,有经验的猎户说,肯定击中了敌人,由于无法知道敌人的情况,敌人的伤亡情况无法统计。

坚持了七天七夜,韩德勤的部队突然撤退。因为我们的主力部队返回来了。打扫战场时他们拾到一支小手枪送给我,我说,“给我也好,过去我还没有打过战,打了战有个战利品也很好。”我把那支枪就带在腰间。

    1940年4月,半塔保卫战胜利后不久,刘少奇同志在半塔住过一段时间。在这期间刘少奇同志给我作报告,提出要在路西、路东建立我们自己的抗日民主根据地,在党的领导下,建设好我们自己的根据地,尽快打倒日本帝国主义,解放全中国。刘少奇的讲话讲出了我们的心里话,我激动得热泪盈眶,禁不住站起来鼓掌,表示坚决拥护。我们想建立自己政权的理想快要实现了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internal
0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手机访问 | 网站地图 | 留言反馈 | 我要投稿
中共龙8官网市委宣传部主办 龙8官网日报社承办
Copyright?2009-2010 Chuzhou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龙8官网日报社 版权所有
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-1 热线电话:0550-3022685